「不明飛行物體」(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簡稱UFO,我在1975年譯為幽浮二字,意指迄至目前仍舊無法圓滿解釋的現象。有人說它來自太空,有人說它是誤傳的,有人說它是幻覺。不管如何,飛碟可以算是廿世紀最令人著迷的問題。

 在過去,要是有人刻意去研究不明飛行物體,一定會被譏笑,可是美國空軍在一九四七年設立飛碟研究調查單位,正式對不明飛行物體深入研究,才使得眾說紛紜的現象,有了追根究底的機會,時至今日,關於飛碟的研究已正式成為一門學科,不僅美國若干大學開有飛碟學課程,更有博士學位的頒授,顯示出探討飛碟不再是譁眾取寵的事,也證明了「飛碟學」(Ufology)可在學術界佔一席之地。

 然而國內的情形仍然相當保守,研究飛碟這種未經科學證實的東西,實在是不可思議,儘管有許多人說他們看到不明飛光體,儘管台北巿立天文台也有觀測到不明飛行物體的紀錄,卻沒有一位物理學家或天文學家對這個令全世界人類著迷的問題,做權威性的研究。

 雖然人類的文明已延伸到月球、火星,但我們不能否認,地球人對宇宙仍然矇瞢未知,宇宙中還有許多事物等著人類去探討,每一個時代的人,都會對前一代留存的未知事物找到解答,也唯有如此,人類的文明才能進展。而我們這一代,也會留下許多疑問,等待下個時代的人來解答。

 人類的思想總要改變的,我們今天不能理解,甚至揶揄嘲笑的事物,在明天也許能得到滿意的解釋。對於不明飛行物體,也許正是如此。

三種錯誤看法

 按照美國西北大學天文學家海尼克博士的說法,不明飛行物體是指在空中或地上看到的一種物體,它的外形、飛行和發光情形,無法得到一般的合理解釋,不僅原先看到的人感到神秘,連事後那些受過訓練的專門人員,在檢驗一切證據後,也感到迷惑。

 當初,海尼克博士對飛碟不甚相信,他認為飛碟不過是人們好奇心的驅使、捕風捉影、曲解盲從而已。在他擔任美國空軍飛碟研究顧問之後,漸為許多不能以常理解釋的飛碟報告所困擾,最後他終於相信有飛碟,並在《星期六晚郵》上面提出外太空可能是飛碟來源的說法,並呼籲各界對飛碟作科學研究。

 他說過「飛碟現象乃科學上了不起的發現……需以前所未有之更大規模的努力,對此問題作科學上正本清源的全面澈底研究。」最後,海尼克寫了一本書《飛碟經驗:科學的探詢》,說明飛碟的不可忽視性。

 由此可見,任何人在沒有研究飛碟之前,就發出漫罵之語,實在缺乏科學精神,任何人要批評一件事,必須對那件事澈底瞭解,方能提出令人折服的看法,否則難免淪為潑婦罵街的地步。國內有些人士對飛碟的看法,正是此種現象的典型。

 一般人認為飛碟難以解釋,而專家們認為飛碟是無稽之談,完全是犯了三種錯誤的看法所致。

 第一種錯誤看法是「只有狂熱份子,才會相信飛碟」。事實上,所有的飛碟目擊報告者都是在毫無準備的狀況下突然發現的,他們事先並沒有著意去想到飛碟,何況,飛碟並非隨時出現,任何人沒有方法去製造出「想看」飛碟的事實。美國總統卡特自稱看過飛碟,雖道他是狂熱分子?

 第二種錯誤看法是「提出報告的人都沒受過科學訓練」。其實,在所有的飛碟報告中,以受過專業飛行訓練的人最多。美國空軍飛行員、航空站塔台人員、雙子星太空人、太陽神太空人等,都曾在飛行途中看過不明物體,不是跟著飛行,就是向太空船飛來。台灣近年發生不少幽浮事件,有些是訓練有素的飛機機長所目擊,以他們的飛行訓練背景,是絕對不會看錯的。

 第三種錯誤的看法是「提出報告的人都不可靠」,這是最令人反感且無理論基礎的說詞。根據美國空軍估計,所有提出飛碟報告的人,一半以上受過高等教育,而且其職業包括議員、警察、飛行員、牧師等。我國女作家張曉風在聯合報上說他們數人看到不明發光體、華航機師和大華航空機師在中正機場上空看到不明飛行物體等等,難道他們不顧身份,胡說八道?

 所有否認有飛碟存在的基本看法為上面三種,這是一般人的看法,也是人云亦云,沒有理論基礎的反對意見。


--------------------------------------------------------------------------------

科學界的反面意見

 飛碟現象遍及全世界,有些科學家以自身狹窄的科學基礎為判斷事物的準繩,以地球上的標準來衡量宇宙,所以他們認為飛碟不可能。他們的觀點是這樣的:

 一、目前已知太陽系九大行星中,除地球有生物外,其它八顆都沒有生物,所以飛碟不可能來自太陽系其它行星。

 二、距離太陽系最近的一個外星系是半人馬座的阿伐星,離我們有4.3光年遠,如果其上有生物,他們的太空船以光速旅行,來一趟要4.3年,但已知任何太空船無法達到光速(否則質量變為無窮大)。他們若以每秒三萬公里(十分之一光速)來地球,來回一趟要八十六年,一生之中實在無法從事此種旅行。更不用談更遠的行星了。

 三、如果阿伐星有能力從事太空旅行,那麼八十六年一趟旅行所用的燃料和食物必然相當多,他們的太空船應當很巨大,和傳言中的飛碟不同,所以不可能有飛碟。

 科學家的這三種科學理論相當正確,我們以目前地球的科技水準來衡量事物,必定會有相同的結果。但許多科學家忘記了歷史上的許多教訓,這些教訓告訴我們:當某人說某事不可能,他就錯了。

 就像十七世紀的布魯諾,因宣稱宇宙中有無數個太陽和無數個世界,而被教庭活活燒死;十六世紀的哥白尼,認為太陽才是太陽系的中心,但直到死後才由學生發表此理論;以後的伽利略因認定哥白尼的理論正確,卻被教庭監禁,最後寫切絕書反駁自己理論才獲赦;再說火車發明之初,科學界人士大肆攻擊,認為會驚嚇家禽,使坐車的人脖子折斷;在拿破崙攻英國時,美國工程師福爾敦普見他,提供製造蒸汽船的意見,拿破崙說:「老兄,要造船逆風而行,並在甲板下燒火,原諒我,沒時間聽這無稽玩意。」;一九七五年,蘇俄第一艘太空船升空,艾森豪總統不知其重要性的說:「俄國人只放了一個小球在空中,不用緊張。」天文學家托勒密在西元二世紀說過,沒有人能通過赤道,因直射的陽光使海水沸騰,使木船著火;天文學家西蒙紐康在一九○三年說空中飛行是無法克服的問題,數月後,萊特兄弟的飛機就飛上了天;液態火箭發明人哥大德認為終有一天,火箭可以到達月球,卻受紐約時報的攻擊:「他似乎沒受過高中教育。」一八九九年,美國專利局局長要求麥金萊總統廢除專利局,因「可發明的事物都已發明了」……。

 這些看似有理但卻錯誤的例子太多了,如果現在有那位科學家說:「飛碟是無稽之談。」他就犯了推理上的重大錯誤,也顯示出以目前地球上既定的科技基礎來解釋宇宙的幼稚看法。


--------------------------------------------------------------------------------

現象分析

 儘管一些象牙塔科學家不相信有飛碟,但全世界目擊飛碟的報告仍不斷在增加。許多研究飛碟的專家都一致認為飛碟的出現並未違反物理定律,相反的,它們所應用的「定律」根本是我們目前尚未發現的。核子物理學家福立曼說過:「關於不明飛行物的真實性,任何人在沒有檢視其資料之前,便沒有資格予以否定。」加州大學建築工程系教授詹姆斯哈德表示:「過去二十年來,我們累積了大量的證據,足以證明飛碟的存在不只是合理的懷疑而已。」

 因此,飛碟在我們的天空出現,顯示我們科學機構的缺陷以及我們無能趕上新的與未開拓的研究領域。任何人只要接觸到龐大的目擊報告,便不得不相信這個現象的確存在。然而,真正的問題是:它是什麼?何以出現?現在我們先來看看解釋此一神秘現象的各種理論。

 一、心理幻覺:這是目前很流行的說法,有人認為看到飛碟的人剛好處在恍惚心境中,或是吸食迷幻藥臨時產生的假象。可是由於有太多的太空人和專業人士,甚至於國家元首看過飛碟,此說實在無法令人信服。

 二、地球的秘密武器:有人認為飛碟不過是尚未公開的發展中的秘密武器。可是每次出現的飛碟都顯示出其科技發展遠超過人類,而且在聖經時代便有不明發光體的紀錄,法國和西班牙的舊石器時代洞穴壁畫也有類似飛碟的圖樣,都足以推翻這種看法。

 三、誤認的自然現象:在所有飛碟報告中,的確有一些誤認大氣折射、極光、日暈、彗星的紀錄,甚至有人看到高空氣球、飛機及人造衛星,認為是不明飛行物體。可是在美國空軍檔案裡,的確有將近五分之一的報告無法解釋,提出這些報告的人大都是經驗豊富的飛行員、太空人和天文學家,他們不可能會誤認的。

 四、超自然現象:有人認為飛碟是上帝派來監視人類的工具。神學家葛理翰博士就認為天使和飛碟有密切關係,但研究不明飛行物體的人士,為了不沾上宗教色彩,儘量不談此一說法。然而,某些不明飛行物體的發現和消失現象,無法用科學解釋,若用超自然來解釋,卻可以說得通。

 五、來自地底文明:1906 年美國作家威廉李德首先提出地球中空的說法,認為地球內部住有文明程度比我們高的人類。到一九五七年,巴西人休基寧寫了一本書《從地下世界到空中:飛碟》,才正式提出飛碟來自地心的理論,此種說法似有可能但卻未能證實。

 六、外星球訪客:認為飛碟來自外星球的人最多,因為現代天文學已證實宇宙充滿生命,有些外星生物可能比我們還高等。今日,我們的太空船已能降落月球、火星,其他的太空船也分別向木星、天王星飛去,我們實在不能否認高等的外星文明也可能會派太空航具來到地球,前哈佛大學天文系主任夏普萊說過:「我們沒有理由不去相信,在半數合適的行星上進行著生化歷程,已具有和我們相等或更高的科技發展。」

 的確,二十世紀的地球文明並非最高境界,我們的科技還會發展下去的。


--------------------------------------------------------------------------------

科學分析

 飛碟的出現的確是人類的大考驗,雖然地球人還造不出飛碟,但根據美國空軍《藍皮書計劃》的研究,我們可以對飛碟做相當科學性的分析。

 一、外形:研究飛碟報告的人不難發現大多數均為圓盤形,中央較突出。但雪茄形、球形、橄欖球形、卵形、錐形、陀螺形的飛碟也時有所聞,由此可見飛碟形狀極為複雜。這就和我們的飛機型別一樣,我們的飛機有直翼、三角翼、後掠翼;有戰鬥機、轟炸機、運輸機;有大至裝載數百人,小至只有駕駛一人;當然,高明的飛碟也理應有各種型式。

 二、大小:飛碟大小難以捉摸,根據統計有一公尺左右的小型飛碟,它們由盤旋在高空的飛碟母船中一個一個飛去;另外是二到三公尺長的雪茄形飛碟。出現最多的是直徑約十公尺的圓盤形飛碟,再就是直徑有三十公尺、一百公尺不等的大型飛碟以及裝載小飛碟的長達一公里以上的飛碟母船。

 三、外表:大半的飛碟表面極為光滑,沒有金屬焊接或鉚合的痕跡。有人看到飛碟門在開啟前,無法看出輪廓,在關閉後,也找不到門縫。有飛碟有窗口,其式樣及排列方式視飛碟形狀而不同。有的飛碟裝有升降梯、天線。

 四、色彩:飛碟出現時總伴隨令人眼花撩亂的色彩。據統計,飛碟表面常呈鋁色、銀色、鉻黃色,有光澤且會反光。它們在飛行時會變換顏色,誠如文獻所言:「色彩與速度有關,更可能與加速度有關。它在盤旋或停留時,所見為有深紅色光環的銀灰色,後來變為深紅色……在增高加速度時,出現白色、綠色、藍色及深紅色。」

 五、聲音:飛碟飛行時最顯著特徵是寂靜無聲,無論是天空徘徊或直飛,都是如此,證明其推進系統與我們的飛機不同。但有些飛碟報告提到飛碟仍有若干聲音發出,常聽到的是引擎吼聲、低哼聲、嗡嗡聲、嘶嘶聲、噴射聲、古怪刺激聲等等,據科學家研究,各種聲音都和飛碟發出的色彩有關。

 六、電磁干擾:有關飛碟造成電磁干擾的報告佔相當多的份量,綜合起來大半是:使汽車動力消失、收音機失效、電燈熄滅等,這些現象一俟飛碟離去,便恢復正常。研究飛碟的專家認為飛碟已發展出「統一場論」,這是我們尚未達到的境界,他們已能有效地控制力場,使電磁波轉換為動力,當然對我們的電器用品會有干擾。

 七、推進:飛碟有極出色且不平常的飛行能力。它們能像直昇機一樣停在空中或在低空盤旋,絲毫沒有排氣聲和引擎聲,完全不像我們的飛行器。另外一項最顯著而迷惑大眾的特色,就是其飛行速度較飛機快,而且隨意轉向,不必像噴射機那樣做長的曲線轉向。有人認為飛碟已能克服重力,只要施以輕微之力就可達到極大的加速度,證明其科技遠超過我們。

 八、飛碟人:有些飛碟報告提到飛碟駕駛員的模樣,更有些報告提到自己被擄上飛機,這些報告可以歸納出「小綠人」「正常身裁」「高大」等三種飛碟人模樣,其中以「小綠人」居多,最常出現的身裁為一公尺左右,頭大、雙眼突出、四肢削瘦、沒有鼻樑只有鼻孔、嘴巴小或只有裂縫。另外就是身材高大形的飛碟人,模樣和地球人差不多。有人懷疑這兩種飛碟人是否認識,但據阿根廷一位被擄上飛碟的人所言,飛碟裡面有身高矮於一公尺的,也有高於二公尺的人,這些飛碟人還說他們來自不同的行星,在家鄉也有黃、白、紅、黑等各種人。

 九、對地球人的態度:僅有極少數的例外,飛碟人通常不干擾人類,總是靜悄悄的來去。被地球人發現時並不主動攻擊或打招呼,僅對視一眼就登上飛碟離去。研究飛碟的人認為他們來地球只是在做某種試驗,或是監視地球人的戰爭行為。根據美國官方透露,每次核子試爆時,總會發現一群不明發光體在蕈狀雲周圍盤旋,是不是飛碟人怕我們用核子武器毀滅自己,那就不得之了。


--------------------------------------------------------------------------------

各國的研究

 美國是研究飛碟最專精的國家,除了美國空軍當局有個代號為「藍皮書計畫」的研究小組外,尚有其他計多獨立的私人團體。

 美國空軍的小組設在俄亥俄州的萊特派特孫空軍基地,一九四七年成立之初,五角大廈對飛碟並沒有太大的重視與明確的概念,當時也不叫「藍皮書計畫」,僅稱為「優先件211A」,分類等級僅為「限閱」,後來改為「號誌計畫」,兩週後,美空軍 P-51 偵察機碰到不明飛行物而機毀人亡,頓時成為頭條新聞,迫使美空軍組織「遺恨計畫」,加強對飛碟的研究。到了一九五二年改為「藍皮書計畫」,沿到 1969 年底,該單位解散為止。

 「全國空中現象調查委員會」設於華盛頓,是退役的基荷少校創辦的,他是全美第一位將飛碟消息公諸於世的人物。該委員會羅致了相當多的物理學家、天文學家,會員共有一萬多名,在美國有三十個分會,他們的目的是幫助大眾澈底澄清飛碟現象。

 除了這兩個單位外,尚有柯羅與羅侖設立的「阿利桑那州杜生巿空中現象研究會」,也表現得有聲有色。還有由科羅拉多大學康頓博士領導的「康頓委員會」,經過數年研究,提出巨冊報告書,認為飛碟研究對科學知識毫無裨益。

 蘇俄方面,在 1960 年以前,均對不明飛行物表示沉默,可能是正值二次大戰,怕引起人們的猜疑而影響戰局。到一九六五年,俄國無線電天文家薛羅米斯基偵測出飛馬座有一「智慧生物」的無線電波源,促成一九六七年在莫斯科成立宇宙委員會,呼籲有興趣的人共同研究飛碟問題。俄國人較西方人更相信外星智慧生物的存在。蘇俄太空人也分別在東方一號與二號太空船上看到「不明圓柱體」。烏拉山區經常有發光體出現。一般俄國人對外星球的探討有濃厚興趣。從俄國火箭之父塞爾可夫斯基到研究西伯利亞大爆炸的卡薩雪夫,都顯示出俄國人對飛碟的重視,也就是如此使蘇俄成為太空大國。

 捷克於六十年代在首府布拉格設立飛碟研究中心,由空軍、大氣物理研究所、天文台等單位組成,其目的是希望大眾對飛碟採重視態度。

 法國是世界上飛碟出沒頻繁的國家之一,由於事實擺在眼前,法國政府乾脆宣佈飛碟存在的官方聲明,讓法國人自由自在地研究飛碟。

 由於英國人對於靈魂學的研究相當熱衷,相對地,對飛碟研究也採取開放態度,不過英國在飛碟研究上並沒有很大的成果,其他如日本、瑞典、南斯拉夫、巴西等國,也時常有飛碟出現的報告,可是在沒有官方支持的研究機構研究下,也都沒有可觀的結論。

 我在 1982 年發起設立「台灣不明飛行物研究會」,以極嚴謹的科學態度研究不明飛行物現象,八五年改稱為「台灣飛碟研究協會」,到九三年再改為「中華飛碟學研究會」,是我國歷史最久、最權威的幽浮研究團體。


--------------------------------------------------------------------------------

我們的態度

 我們這個世界曾被認為是平的;我們的地球曾被認為是宇宙中心;三十年前,沒有人相信人類可以到達月球;可是我們須承認,以現代人的觀點,我們實在無法想像廿一世紀、廿二世紀時的人類科技會達到何種程度,到那時候,今日的不可能也許已是老生常談。

 我們生活在空前科技發展的時代,在短短九十年內,萊特兄弟的飛機已進展到降落火星的太空船。九十年後,降落火星的太空船又會發展成什麼?

 現在我們面臨一項新的挑戰,它也許是有史以來最值得紀念的,那就是有機會去研究可能改變我們命運的現象。經由對發碟的研究和瞭解,我們可以發現新的物理定律、新的能源使用方式,也可以瞭解人類和宇宙的關係。

 對於這樣一個問題,我們要學習去認識它、瞭解它,還是用沉默裝襲,甚至於譏笑漫罵的態度去迎接它?

 國內有些人士談到飛碟就嗤之以鼻。學文史的笑它是「怪力亂神」;學物理的罵它是「科學野狐禪」;學生物的咒它是「胡說八道」;對科學沒興趣的人罵它是「神話」;這種現象使得對飛碟深感興趣的人怕被嘲笑,而不敢公開談它。「飛碟」可以說是一件不受歡迎的東西。

 我們的態度需要改變,不要因為不明飛行物體的現象和目前的科學知識相距太遠,就認為它是荒謬的。時間的步伐慢慢接近,不久將來我們都會看到事實真相,到那時,聰明的地球人就能找到宗教只能猜測的問題的答案了。


--------------------------------------------------------------------------------

參考文獻:

呂應鐘,《UFO五千年》,台北:日臻出版社,1997。
呂應鐘,《幽浮白書》,台北:平氏出版公司,1995。
呂應鐘,《飛碟外星人》,台北:慧眾出版公司,1995。
朱乃長譯,《入侵者》,台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1995。
謝清桂、劉新生合譯,《幽浮光年》,台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1996。

simon07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