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從搬家開始,遷徙,意味著重生,也是一種形式上的丟掉過去。

重生:毛毛蟲結蛹破蛹而出,成為翩翩的蝴蝶,偶而短暫的一生,也丟掉過去。

年輕的媽媽帶著小鬼靈精的女孩—麗莎從中國城的收容所,搬進了一間擁有管理員的公寓大廈。「他爸在我懷孕時就不見人影了…」毫無疑問,一個典型的單親家庭,現今的社會上多得令人不足以為奇,也和大多數如此型態的家庭相同,母親(或父親)擔起了家庭經濟的責任,從早到晚不停忙碌的工作,無形間要求了小孩的獨立,卻同時造就了許多問題---來自孤獨感還有被否認感(沒有人要我)的問題滋生在這些小孩心底深處。

「阿姨,你能告訴我電話亭的電話嘛?我要給我媽媽,讓她能夠打給我…」學校的鐘聲響起,校門口盡是殷盼子女的父母,麗莎卻自己收拾好包包,戴起帽子自己走回家去,一切來自習慣也不得不。由於媽媽忘了給鑰匙,只好在附近的餐飲店中打掌上型電動直至店打烊,她家樓下的老先生:朱利安,迫不得已只好將她撿回家。朱利安:獨居老人,喪子喪妻,為了對兒子的承諾而找尋蝴蝶,家中有個溫室裡頭養著許許多多色彩繽紛的蝴蝶,麗莎刻意闖進朱利安的溫室也闖進他的生活。朱利安決定上山找尋伊莎貝拉的那天被麗莎偷聽到了,麗莎正為了母親又再度因為工作而不遵守諾言帶她去麥當勞跟看電影而深深失望,從放學等到天黑,心碎一地…再度被遺忘的感覺不好受,基於賭氣的性子,麗莎偷偷爬上了朱利安的車跟隨上山,並三番兩次說小謊、耍技巧硬不願意讓朱利安聯絡上媽媽。舉凡報錯電話、更改手機密碼、讓外人以為朱利安是外公…等等,讓朱利安這個看透人生滄桑、心如止水的老先生,生活無可奈何得被激起陣陣漣漪,既無奈卻又有那麼一絲絲甜蜜,令人會心一笑的表情。

別對孩子說謊,別以為孩子們不懂,就輕易承諾。大人們不是常這樣嘛?!(忘記中國的故事中是誰的媽媽殺豬了…)這樣的行為是最糟最糟的錯誤示範,父母是孩子學習的對象,也是活生生的鏡子,許多的童真還有信任就是這樣一點一滴被抹煞掉了。而當孩子變了,大人們卻要問:是誰的錯?誰帶壞了我的孩子?學校?!朋友?!有多少人可以捫心問過?

上山的路途中,好奇心旺盛,從未出過城到過鄉下的麗莎提出各式各樣問題,我們微笑,朱利安的答案也恰到好處地勾起許多問題的開始,及結束。「他們的愛情只靠一根繩索在維持。」朱利安告訴這麼告訴麗莎。在看見一對情侶,男生要求女生為了他撐起跳傘往下跳時。「為什麼呢?」麗莎不懂,「若是人們要求對方做些什麼來證明他們的愛情時,就表示不信任對方,沒有信任愛情就撐不住。」談永遠「永遠只是一秒,一秒,一秒,一秒………」解釋「非法盜獵者」這個詞時,朱利安也狠狠的被小麗莎將了一軍,提醒了自以為是的大人們。

許許多多的小問題、小提醒,伴隨著茵綠草原還有群山,令人微笑的話語,洗滌了心靈,也給人豁然又韻味再三的感覺。這些,就請進電影院去享受吧!

終於到了目的地,升起營火,麗莎要求朱利安講故事:動物及人們死後都會到一個地方接受審判,上帝在這裡決定動物們是否能上天堂。問兔子:『你這一生做了什麼?』『只是生一堆兔子、小兔子、小小兔子…』問小鳥:『你這一生做了什麼?』『只有生一隻小鳥、小小鳥…』問人:『你了做什麼?生小孩、還有一些些不是很好的事』那麼,大家都上天堂去吧!上帝這麼說。動物們抗議了:為什麼連人這麼糟糕也可以上天堂?不公平?上帝說了:『這些都是我的錯!我當初不該只用七天創造世界!就不會有這麼多的遺憾跟…』我有哈哈大笑喔!朱利安的落寞表情實在打動人心。生命,只是延續,既永恆也短暫,週而復始的。(這時的心情就該聽聽小地震推薦的Joni Mitchell :”the circle game”收錄在Ladies of the canyon)

由於下雨而在一位農夫家過夜時,朱利安看著與自己去世年紀相仿的男主人,憶起了自己所失去的愛---關於孩子。麗莎這時也偷撥了電話給媽媽,她也想家想媽媽,故事要近尾聲了。兩人都想起了屬於自己汲汲想求的愛。

回到都市,籃球場中小麗莎奮力的玩著籃球。
「真不懂為什麼她那麼愛籃球?」媽媽疑惑著。
「渴望愛的小孩總是想快點長大。」
「她知道我愛她阿!」
「你有說過嘛?」
「她應該知道的!」
「如果知道還會做出這些事嗎?」

關於說愛,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不同的矛盾,來自父母對孩子的、孩子對父母的,最為深刻。也許是民族性,我們靦於開口,卻又笨拙的用著自己的方法去愛。往往因為這樣的誤會跟不恰當的示愛,更貼切來說,是不合對方需要的表示愛意,我們衝突。父母愛我們,所以教導,所以嘮叨,青少年也愛父母,卻每每因為嘮叨,因為父母的關懷不當,我們彆扭也拒絕這樣的關心,更甚者在同儕中覺得丟臉(哪有人這麼大了還依賴父母,還讓父母這樣跟得緊緊的,照顧的無為不至呢?)當孩子想飛,父母卻用愛綁著,於是我們強力反彈,卻又不能丟棄,因為我們需要愛,挺麻煩是不?人類是多麼的自大,在愛的人面前學不會低頭,卻又是多麼的渺小無法失去愛。或許我們並沒有真正失去愛,但是我們卻常遺忘了愛我們的人就在身邊。而常常,我們是常不經意暴力傷害了他們。然後告訴自己,我失去了愛,沒有人愛我,也無法愛人。

漆黑的天空,朱利安和麗莎坐在屋頂上。
「你媽媽叫什麼名字呢?」
「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你嘛?」
「沒有。」
「伊沙貝拉啊…」
「呵…那我們都找到她了!」

由麗莎看到純真,由朱利安看到滄桑與人生。老人與孩童,一個剛開始要接觸這花花人生,一個已經看盡了人生。兩個碰在一起,有許多不同點也有許多共同點,但是,都需要愛。上帝給人最大的禮物是愛,耶穌基督無條件的為我們釘十字架,為什麼呢?無私的愛。回歸純真吧!當我們越來越覺得世界繁雜黑暗不堪時,就盡量讓自己保持一顆赤子之心吧!也重新學習怎麼愛人怎麼愛這個世界!這是一部心靈小品,也讓我們,洗滌了忙碌的心。

蝴蝶,是一個折成兩半的字眼。電影中的兩位主人翁同樣是缺乏被愛,對於獨居老人而言,是來自兒子遺失的愛,而對小女孩來說,則是還未找到的愛。(末段取自世界電影2月號”蝴蝶”導演專訪)

simon07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